包子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幽深的长廊,迷雾缭绕,将原本澄澈而明亮的月亮遮住了,不透进一丝月光。

真是名副其实的暗黑本丸啊。

太宰治看着走在前方小狐丸的背影,无所谓的笑了笑。

“塔塔塔……”鞋子发出的声音在这时显得极其突兀。

但身处现场唯二的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其中一个在用优美、愉快的调子哼着所谓的“自杀之歌”。而另一位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突然出现的审神者产生好感。

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狐之助苦只能苦哈哈的忍过来了。

————————————————————————————

五分钟后……

一人一狐一刀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金碧辉煌。

这是一座五层的高塔,墙壁用紫檀木制成,如果靠近了还会闻到淡淡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房顶用的是纯金,但这些还不是令人惊讶的地方。

房檐四周镶嵌了琉璃,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了五彩的光芒,好似驱散了周围的迷雾。

小狐丸看着这个明显与其他房屋不同的建筑,心里充满着狠。

这个看起来富丽堂皇的高塔中,有着太多他们害怕的东西,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

他们也曾想烧毁这座塔,却不料第三任审神者居然在其中设下了禁令,一旦有人试图破坏这座踏,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有许多刀剑便是在这里,碎刀了。

所以他们只能任由这个耻辱的高塔一直存在于本丸之中。

就在小狐丸伤感之时,一道声音径直闯入了他的心中,让他的伤感变得无影无踪。

“糟糕,真是太糟糕了……”

“这一定是蛞蝓变出来的幻象,只要我一进门就会在阴暗潮湿的角落与他相遇。”

太宰治想了想画面,胆寒了起来,面带嫌弃的抖了抖身子。

但狐之助和小狐丸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太宰治眼睛深处的愉悦。

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让他露出这样真实的表情。

小狐丸还不知道这是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只将它认为是对一件物品的占有欲。

既然这是他的审神者,那就应该为他服务,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但小狐丸不知道,在他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时,太宰治正冷漠的看着他。

明明眼中的温度可以冰封十里,嘴角的弧度却又是那么轻浮而迷人。

让人咒骂的同时又不由自主的深陷进去,无法自拔。

太宰治将视线收回。

“啊啊啊……无所谓啦。”

说着,太宰治摆出了一副英勇赴死的表情,毅然决然的抱着狐之助冲进住所。


————————————————————————————

今天依旧是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貌的我QAQ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幽深的长廊,迷雾缭绕,将原本澄澈而明亮的月亮遮住了,不透进一丝月光。

真是名副其实的暗黑本丸啊。

太宰治看着走在前方小狐丸的背影,无所谓的笑了笑。

“塔塔塔……”鞋子发出的声音在这时显得极其突兀。

但身处现场唯二的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其中一个在用优美、愉快的调子哼着所谓的“自杀之歌”。而另一位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突然出现的审神者产生好感。

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狐之助苦只能苦哈哈的忍过来了。

————————————————————————————

五分钟后……

一人一狐一刀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金碧辉煌。

这是一座五层的高塔,墙壁用紫檀木制成,如果靠近了还会闻到淡淡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房顶用的是纯金,但这些还不是令人惊讶的地方。

房檐四周镶嵌了琉璃,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了五彩的光芒,好似驱散了周围的迷雾。

小狐丸看着这个明显与其他房屋不同的建筑,心里充满着狠。

这个看起来富丽堂皇的高塔中,有着太多他们害怕的东西,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

他们也曾想烧毁这座塔,却不料第三任审神者居然在其中设下了禁令,一旦有人试图破坏这座踏,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有许多刀剑便是在这里,碎刀了。

所以他们只能任由这个耻辱的高塔一直存在于本丸之中。

就在小狐丸伤感之时,一道声音径直闯入了他的心中,让他的伤感变得无影无踪。

“糟糕,真是太糟糕了……”

“这一定是蛞蝓变出来的幻象,只要我一进门就会在阴暗潮湿的角落与他相遇。”

太宰治想了想画面,胆寒了起来,面带嫌弃的抖了抖身子。

但狐之助和小狐丸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太宰治眼睛深处的愉悦。

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让他露出这样真实的表情。

小狐丸还不知道这是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只将它认为是对一件物品的占有欲。

既然这是他的审神者,那就应该为他服务,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但小狐丸不知道,在他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时,太宰治正冷漠的看着他。

明明眼中的温度可以冰封十里,嘴角的弧度却又是那么轻浮而迷人。

让人咒骂的同时又不由自主的深陷进去,无法自拔。

太宰治将视线收回。

“啊啊啊……无所谓啦。”

说着,太宰治摆出了一副英勇赴死的表情,毅然决然的抱着狐之助冲进住所。


————————————————————————————

今天依旧是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貌的我QAQ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太宰治看着三日月宗近的本体。

——真是跟织田作一样美丽却强大啊。

——但是,为什么最后会落得那样的下场呢。

——都是因为,都是因为他们……

太宰治不敢再想下去了,他怕自己会崩溃。

深陷回忆的太宰治清醒过来。

眼神不再空洞了,手也不自残性的握住刀锋了,但三日月宗近能感受到太宰治的希望正随着鲜血的“嘀嗒”声而缓缓流逝。

“嘛,你们可以带我去我的住处吗?”太宰治的双眼眯成月牙状,嘴角向上翘起,微微歪着头,摆出一副无辜、可爱的样子。


——但在场的大家都能看出这表情所蕴含的空虚。

“那么,就让小狐陪……”小狐丸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狐之助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太宰先生,请让在下陪您去吧。”

“呵,你以为小狐会去害审神者吗,真是杞人忧天。”

小狐丸原本不想反驳,但突然,他看见了审神者的脸,突然想到他的举动与声音,便鬼使神差的将自己埋在角落里的话语捡了起来,并付诸于行动。

——小,小狐才没有想要靠近这个可恶的人类呢。

——是……是三日月在他手上,没错,就是这样。

小狐丸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借口。

他知道这个借口有多么的拙劣,但只有这么做他的内心才没有负担。

“好了好了,狐之助不要闹了,过来。”

原本想想继续怼小狐丸的狐之助立刻转身,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太宰治怀里。

——啊,太宰先生的胸膛好暖和,太宰先生的身体好香。

——好想一直窝在太宰先生怀里啊。

狐之助迷恋的蹭了蹭太宰治的胸膛。

而疑似被吃豆腐的太宰却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把狐之助抱的紧一点,以防它掉下去。

“那么……就麻烦你了,狐狸先生。”

太宰治露出了一个礼貌却疏离的微笑,眉眼弯弯的像是非常好欺负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刚才或阴郁或嘲讽或搞笑的模样。这时的太宰治就好似一位贵族,对任何事都很温柔也很冷漠。

“好……好的。”

小狐丸措不及防的感受到了太宰治的温柔暴击。

这是他成为“人”一来,第一次感到温柔。

他没有体会过温柔,哪怕是第二任审神者那虚假的温柔,他也没曾拥有过。

从他降临到这个本丸开始,受到的就是审神者的嘲讽与侮辱,还有刀剑们的漠不关心,虽然这无法怪他们,因为他们当时也早已遍体鳞伤,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

所以这时,哪怕他知道太宰治的笑容中有着奇怪的情绪,也选择去无视,沦陷在虚假的温柔当中。

————————————————————————————

永远都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貌的我QAQ

这章写的有点少,但是我觉得断在这里是最合适的。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全场寂静。

“真是愚蠢啊……”太宰治的话将刀剑们的目光吸引过来。

“你们的第二个审神者应该很温柔吧,想知道她为什么走了吗。”虽然是个疑问句,但却没有任何征求别人意见的意思。

“因为啊,她在一次偶然的事件中知道你们早已暗堕,并且,告诉了时之政府。”

“所以,你们早就被抛弃了。”

被抛弃了……

太宰治的话宛如烙印般刻在刀剑们的心中,钻心的痛蔓延开来。

其实他们都清楚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但是如果身为暗堕者的他们再不存有一丝光明,就会变成怪物,一个不会思考的怪物。

这是刀剑们默认的事实。

但如今,这个事实被太宰治活生生的扒开,就好像心脏缺了一块,鲜血直流。

太宰治面无表情的将地上的太刀捡起来。

手中的太刀早经已满了泥土,如果是普通人,早就厌弃的把这曾经光鲜亮丽的太刀丢弃一边。

可太宰治没有这么做。

“哪怕暗堕了,你也是一把高贵的太刀,泥土不适合出现在你的身上。”太宰治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轻轻的去擦拭刀身。

太宰治的动作很温柔,神志依旧清晰的三日月宗近感觉身体暖呼呼的的,这是他自暗堕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温暖。

也许,也许这个审神者真的可以救赎我们……

“这样才对啊……”太宰治看着干净的太刀,笑了出来。

这个笑容没有讽刺张狂,也没有阴郁沉闷,它什么也没有,只有空洞一片。

太宰治将刀拔出一小截,锋利的刀刃发出比之前更耀眼的银光。

太宰治的笑容更加诡异了。

突然,他的手放上刀锋,用力一握,鲜血瞬间争先恐后的向外流着。

原本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太刀此时沾满了红色液体,但却不会使人感到恐怖,反而添了一丝妖艳。

这是刀剑们和狐之助的视角。

而被鲜血浸染的三日月宗近就不那么好受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三日月宗近现在的感受便是如此。

如果刚才在天堂,那么此时就在地狱,还最为痛苦的那一层。

在经历了太宰治的极致温暖后,本以为自身毅力极强的三日月宗近被淹没在所带来的情绪中。

迷茫、痛苦、无助、凄凉……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太宰治带来的温暖气息,也可能是别的原因,他不想让太宰治拥有这样的情绪。

他会心疼。

三日月宗近从来都不是一个违背自己内心的人,相反,身为一个老爷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随着自己的心意来的。

所以,在发现太宰治的自残行为时,他立刻慌乱想要解开禁锢,去阻止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孩。

他试了一边又一边,可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三日月宗近已经急到冒冷汗了,他不能失去太宰治,现在的太宰治是他的光,也是唯一的温暖,他不想失去也不能失去这来之不易的东西。

————————————————————————————

永远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貌的我QAQ

已经开学的我,居然写完了假期作业,我真的太厉害了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几分钟后……

刀剑们总算清醒了过来,抬目望去,发现那个该死的人类居然在嘲讽的看着他们。

明明应该是一个招仇恨的表情,但在太宰治的身上却显得无比自然,好像这就是最真实的他。

刀剑们又默默在心底骂了一句该死。

太宰治见刀剑们死死的盯着自己,眼眶中还带着几条血丝 ,也不知是暗堕导致的还是气的。

“啊……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新任审神者,可以叫我太宰。”

太宰治一反之前或搞笑或嘲讽的姿态,他柔和下眉眼,礼貌更不失优雅的笑着,身上穿的风衣和马甲将他衬的像一位古欧洲的绅士,举手投足间都充满着高贵与优雅。

狐之助吃醋了。

太宰先生第一次见它的时候还凶它了呢,结果见到这群刀剑却这么和善,一点都不公平 !

狐之助死死的盯着刀剑们,似是想将他们盯出无数个洞。

当然,这个令普通人后背发凉的的眼神对于活了百年的刀剑们根本产生不了作用。

“抱歉,亲爱的阁下,我们并不需要所谓的审神者,请你立刻回到你该回的地方,不然……”领头的一位蓝衣付丧神开口了,礼貌有余,尊敬不足的语气成功让太宰治看向了他。

映入眼帘的是带有一弯新月的水蓝色眼睛,那新月本应闪烁着高贵的金,但此时却染上了鲜血般的红,使整个眼睛都暗淡下来。

太宰治露出了一个轻浮的笑容,眼神牢牢地盯着三日月宗近。

诡异的气氛在他们之间散漫开来,许多刀剑已经握上了自己的本体,只要太宰治一有动作,便可立即斩杀。

暗堕付丧神专有的杀气直冲云霄,将本就阴暗的本丸变得更加可怕。

狐之助吓得赶紧跑到太宰治身后缩了起来,似是有了底般,抬头看了看太宰治,发现它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也没有第一次见到它时那惊人的杀气。

太宰治没有任何变化。

“啧。”

太宰治一声嘲讽的音调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刀剑们纷纷看向他,一只只锋利且深邃的眼神令人畏惧。

但,也只限于普通人。

对于太宰治来说,这些眼神的威胁力几乎为零。

他微微低下头,稍长的头帘自然垂落,正好挡住了眼睛,嘴角的弧度被压平,双手插兜,缓慢的像刀剑们走去。

“我不会允许你伤害兼先生的 !”
“请……请不要过来,老虎们会吃了你的。”
“停下你的脚步,难道你想首落吗 !”
“………………”

三日月宗近虽没说话,但眼中的警告意味却极强,手中的太刀已经被稍稍拔出,发出冷然的银色光芒。

太宰治不为所动,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向前走着。

最终,太宰治想要穿过他们前往本丸内部,刀剑们自是不许的。

“阁下,为什么不听我这老爷子一声劝呢。”说着,锋利的太刀迅速拔出,像太宰治砍去。

亦步亦趋的跟着太宰治的狐之助正打算跳出去承受这一击,反正它只是个机器,哪怕被劈成两半也能完好如初。

本以为又要被送去时之政府的狐之助突然听到太宰治的声音。

“异能力,人间失格。”

就在这一瞬,被太宰治碰到刀尖的三日月宗近变回了本体。

————————————————————————————

今天依旧是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丽的我QAQ

因为上一个星期去军训了,没有及时告诉小天使们真的非常非常的抱歉。

对不起 !

劳资军训回来啦!!!!!!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诶~这就是你说的本丸吗,好破啊,连自杀的兴趣也没有了呢。”太宰治顿了顿,随即想到了什么似的合起了手掌“是不是你们政府太穷了,没关系的,你们可以把国木田君叫过来,他很富的,我的酒钱可都是他给的呢。”太宰治一脸单纯无辜,好像真心为时之政府想办法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对自己恶劣的借钱行为感到羞愧。

而迷弟狐之助则用闪亮亮的大眼睛看向太宰治:“审神者大人,以后您的酒钱请让在下来为您支付,但是喝酒对身体不好,审神者大人一定要节制。”

“嘛,这可不行呢,酒和殉情的地位一样重要哦~”
太宰治笑眯眯的说着,语气都上扬了起来,可见对于有人为他主动付酒钱非常开心,嗯,这一点比国木田君好多了。

“审神者大人什么的可一点也不好听啊,叫我哒宰吧,太宰治。”

“是的,太宰先生。”

听到了熟悉称呼的太宰治笑容一僵,想到了某位痴汉学生,不知道面对突然消失的老师,他会是一种什么表情啊,真想看看啊。

太宰治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狐之助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见狐之助转过头,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只露一双狡黠的桃花眼。

“呐,狐之助,你相信我吗……”

“相信,太宰先生说什么狐之助都会相信。”

“嗯 ,真乖,那么……”太宰治慢慢地把狐之助拎起来“去吧,皮卡丘!”

“诶,诶诶诶诶!”

太宰治自认为非常帅气的把狐之助往本丸的门上一丢,狐· 大师球· 之助产生的巨大冲力将门撞开,多年失修的门和摔在地上的狐之助都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原来这就是太宰先生对我的爱,真是太荣幸了。”
狐之助美滋滋的想道。

原本听到开门声准备要将新任审神者斩首时,却看见狐之助飞了进来,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刀剑们被眼前发生的事惊呆了,原本酝酿好的情绪早已荡漾无存,各自看着被自己拔出的本体僵站着,不知该做出什么反应。

突然,本丸外传来一声肆意却不失好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好早就想说一次这个台词了,果然只有我这个美男子才能这么帅气的说出来啊。”

听着由远到近的声音,刀剑们都愣了,只有狐之助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好像刚才从门外摔进来的不是它一样。

“太宰先生,我办的好吗?”

“嗯嗯嗯,狐之助很棒哦。”

太宰治这时的声音与刚才的肆意完全不同,这时的声音是轻柔的,像一缕春风,偶然路过你的心房,却使你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随着声音逐渐变大,那人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

一张清秀的脸出现在刀剑们的视线里,但最令他们感到特别的不是那缠尽满身的雪白绷带,也不是飘逸潇洒的棕色长风衣,更不是微长的蓬松黑色头发。

是眼睛。

因被虐待,而对人类相当敏感的刀剑们从太宰治的眼中看见了不下于他们的痛苦与空洞,虽然这种情绪藏的很深,但对于早已暗堕的刀剑们来说,看出来,并不是难事。

可是为什么要笑啊,明明那么痛苦了,请不要笑了……

太宰治笑起来很是好看,桃花眼弯弯的,好像连眼角都带着温柔。

刀剑们都被迷住了,老年组勉强维持住自己,不由得想到:“这真是个危险又迷人的审神者啊……”

————————————————————————————

怎样都写不出太宰万分之一的美丽,难受啊QAQ

这次码的有点少,因为快开学了,正在疯狂赶作业QAQ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狐之助任职这个本丸的时间长达十年,看着这个本丸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痛苦与麻木。

它见过数以万计的审神者,其中不乏有容貌艳丽之人,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来自于贵族,从不违抗自己的欲望,而这些欲望就“理所应当”的发泄在了刀剑们身上。

人类是虚假的,脸上挂着得体、温和的笑容,心里却不知有多么阴暗。

狐之助本该厌恶他的。

但是……

太宰治的笑容是温暖人心的、是沐雨春风的、是真正让人感到放松的。

他有一双桃花眼,就像别人说的那样,即使面无表情也会有三分笑意。

那双美丽、多情的眼睛直直的望向你时,你会感觉自己身处在一片星辰大海里,无法自拔也不想自拔。而斜眼看过来时,风流尽显,连神明都会被蛊惑,心甘情愿的服侍在他左右。

显然,狐之助并不是神明,它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但此时,狐之助那本不该存在的心脏仿佛跳动了起来,耳朵迅速蹿红。它想为这个人奉献出一切。

“呵。”太宰治轻笑了一声,眼底的疯狂与狠决替代了原是充满光明的眼眸,黑暗将它覆盖,嘴角也逐渐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连手下顺毛的动作也变成了扣住脖子。

“永远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记住了吗。”太宰治明明是笑着的,说出的话却如此狠厉。但由于杀气被很好的掩藏起来了,那令人畏惧的气息便不剩丝毫,反倒是多出一些别样的美丽。就像罂粟,明知有剧毒,却还想靠近,去轻嗅它,去抚摸它,这不仅是对美的一种尊敬,更是一种臣服。

狐之助认为,只要有一丝感情,就一定会被这美丽的“罂粟”蛊惑,为他一切,哪怕自己的心。

“是,我的审神者大人。”

————————————————————————————

“你的意思是说,因为一个叫时间溯军的组织意图改变历史,所以便产生了对抗它的时之政府,而我就是被他们选中有强大灵力的审神者?”太宰治顿了顿,觉得嗓子有点干,狐之助立刻递上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水。太宰治愣了愣,随即展露出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谢谢你。”

狐之助感觉在这一瞬,百花绽开,但却不及眼前之人万分之一的美丽。

“不……不客气。”狐之助很心疼,它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做了这么一点小事,就可以换来太宰治一个真心的笑容。

它都能想象到跟太宰治相处的人是怎么虐待他的,看着他身上的绷带,狐之助更加确定了。

实际被保护的很好,还有许多小迷弟和痴汉的太宰治并不知道自己居然会被想成一个小可怜,但万能的自杀人士太宰治是不会读心的,他现在只是在喝水润嗓子。

“时之政府希望我去净化这个黑暗本丸,让我带领他们战斗,对吗?”太宰治斜眼看向狐之助,简直要把狐之助的魂勾出来。“而你,是政府派过来监视我的。”

“不,不是的!”狐之助激动的大声喊了出来,水色瞬间浸满了黑溜溜的大眼睛。

“哦,是吗。”太宰治当然是不信的,看着狐之助耸拉下来的耳朵,心中没有任何感觉,毕竟被欺骗的滋味可不好受啊,他可不敢再轻易付出自己的真心了。

狐之助简直要委屈死了,被自己一见钟情的人误会的感觉可能只有它心里最清楚了。

忽然想到自己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说,狐之助马上整理好情绪,瞪着一双大眼睛看向太宰治,企图得到他的信任:“审神者大人,在这个特殊的本丸里,您需要遵守几个规则,这关乎您的生命安全,请一定要好好听。
第一,绝对不能透露自己的名字,会被神隐。
第二,请对付丧神给予真心。
第三,请一定、一定要保护好您自己,拜托了!”

像是感受到了狐之助的真诚,太宰治愣了愣,随即双眼眯起,露出了一个极其缠绵、温柔的笑。

嘛,没想到还会有人这样相信我呢,但是很抱歉啊,我不能给予相同的信任呢……

毕竟……我可是一个无法被救赎的人啊……

————————————————————————————




依旧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丽的我QAQ

好像这章字数有点少,一定是我的错觉吧QAQ

想写哒宰小哭包,可是懒得写的我QAQ

怎么才进本丸啊,进度好慢啊QAQ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一个人~是不能~殉情的~哼哼哼哼~”漆黑的森林中传出来一个诡异的调子。

调子是非常的诡异,但是其中的歌词却令人失笑,让漆黑的森林变得不那么吓人。

更何况“哼歌者”的声音极其温柔,让人感到沐浴春风、听者心静。让本就变得不那么可怕的森林更是一点恐怖气氛也没有了。

“啊,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到达命定之人的家啊,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与美丽的小姐殉情了。”太宰治双眼痴迷,脸颊发红的说着。

本来他还想矮子中也打一架呢,谁让他阻止我让美丽的小姐陪我殉情,结果还没举起拳头就突然晕了过去,在快要晕倒的时候好像还看到矮子中也慌乱的眼神…不过嘛,肯定是看错了,矮子中也除了矮根本就一无是处嘛。

醒来后居然不是在中也的卧室而是在这黑黢黢的森林,还真是令人悲伤呢。

感觉冥冥之中有一个东西让我过去…呵,明明已经失去做人的资格的我居然还听从缘分这种莫须有的事物吗,真是可笑啊…

“一个人~是不能~殉情的~”森林中回荡太宰治哼出的诡异调子……

————————————————————————————

一小时后……

草丛中发出“沙沙”的声音,原本正在等待新任审神者的狐之助立刻警惕了起来,黑溜溜的大眼睛死死地盯住刚刚发出声音的草丛。

“这里就是命定之人的住处吗,真是感觉不太舒服呢……”没错,这道轻浮却不失温柔的声音正是一直在森林中寻找“命定之人”的太宰治。

“啊……还好没有遇到老虎呢,我可不喜欢被老虎吃掉自杀方式。如果喜欢的话,早就让敦把我吃了……………………”太宰治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说了一堆奇怪的话。有时,说到自己认同的地方是,还会微笑着点点头,露出“我说的真对”的骄傲表情,让人觉得这就是个可爱的孩子。

狐之助目瞪口呆地听完了全程,但很有可能一句话也没有听懂。

狐之助是时之政府最开始创造的原型机之一,见过的人不在少数,却没见过像太宰治这般话唠的。

而这时,有着丰富经验的狐之助不由打心底的认为太宰治是一个不自量力且愚蠢的人。

因为知道了太宰治的性格,所以便懒得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狐脸,直接就将心中的不在意放在了脸上。

反正这个愚蠢的话唠绝对无法在这个恐怖的地方活下去。

想到这个本丸里发生的事件,狐之助便吓得一哆嗦,害怕的舔起了爪子。

太宰治说完后,看向了一旁正在舔毛的狐之助,双眼突然瞪的圆圆的,迸发出宛如太阳般的光芒。

这样热烈的眼神让狐之助不由得抖了抖,下一秒便看见太宰治低着头朝它走来,稍长的黑色卷发遮住了他的眼睛。

狐之助抖得更厉害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它从太宰治身上感到了肃杀之气,比起本丸那些刀剑们——只强不弱。

太宰治双手插兜,不紧不慢的走来,仿佛疯狂散发出杀气的人不是他一样。此时的他就像游走在自家后花园的贵公子,浑身的杀气也只是给他添造了更多的迷人魅力。

但狐之助不这么想。

太宰治每走一步狐之助眼中的恐惧和后悔就更深一分,这哪里是什么自大又愚蠢的人,就凭这种程度的杀气,不知道多少人的精神都要崩溃。

狐之助看见太宰治已经走到它面前,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准备迎接死亡。

因为它闭上了眼睛,所以没有看见太宰治露出的讽刺且张狂的笑。

紧接着狐之助便感受到太宰治把它抱了起来,开始顺毛。

太宰治的顺毛技术非常高超,直把狐之助顺地“呼噜”了起来,开始慢慢放松身体。可过了几秒后,狐之助便又僵硬起来。

嗯?顺毛?怎么可能。

狐之助很惊讶。

狐之助从被创造出开始,便没有丰富的情感,因为它是工具,是机器,这点它一直都知道。哪怕过去的审神者蔑视它、辱骂它也不会有任何感觉,因为狐之助也认同自己是物品,而不是生命。

但是,它居然在这个人面前失态两次。

狐之助壮着胆子抬起了头,发现太宰治正在微笑的看着它。

————————————————————————————

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的美QAQ

所以说我要把这篇文放在哪里啊QAQ

四个月大的猫总是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