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子

我家猫可真他娘的可爱

突……突然觉得自攻自受真好吃(〃ノωノ)


果然只有哒宰才配的上哒宰(骄傲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小狐丸呆愣愣的看着太宰治的动作,他原本只是想带太宰治看看将来的住所,根本没想到他会直接冲进去。


明明人类刚来都会很老实的!!


其实也不怪小狐丸没料到,毕竟他可是经历了三代审神者洗礼的刀,对于人类的了解要比平常刀剑敏感些。但是太宰治可是一位见河就跳,见豆腐就撞,见房梁就挂,见螃蟹就吃(?)的爱自杀人士啊。


好在他虽然被太宰治复杂的行为举止所震惊,但较高的机动还摆在那呢,他相信不出几秒钟这个瘦弱的审神者就会被他抓住。


于是,自信的小狐丸又遇到了新的问题。


那就是他根本抓不住太宰治啊,谁来告诉他这个跟泥鳅一样的人是什么啊!!!


每当小狐丸快抓住太宰治时,太宰治都会猛的换一个方向,让小狐丸的手仅仅是碰到了他的风衣衣角,还顺便回头做了一个鬼脸。这一举动让小狐丸更加憋屈。


小狐丸可能没有意识到,在和太宰治这玩闹般的追逐过程中,小狐丸的机动正在缓慢的上升。


太宰治看着小狐丸的速度逐渐加快,黑珍珠般的桃花眼露出了满意神色,在小狐丸看不见的角度翘起了嘴角,衬的他整个人都魅惑异常。


小狐丸看着太宰治只有离他不到一胳膊的距离,扬起了张狂、好胜的笑容,一双猩红的狐狸眼兴奋的眯起,露出了属于肉食动物的獠牙。


就算你跑的再快,也只是个人类,怎么可能比得过身为刀剑的小狐我呢。


狐之助看着越来越近的小狐丸,不由得为太宰治担心起来“太宰先生,小狐丸离得好近,怎么办啊。”


没有听到回答的狐之助疑惑的抬头看了看太宰治,发现太宰治也在看着他,眼中盛满了小星星,表示出无限真诚,嘴角好似还抿一丝温柔的笑。


妈妈,这里有天使!!


狐之助瞬间就被太宰治的样子迷惑住了,虽然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对,但是看到太宰治这样美好的笑容,就赶紧把脑中的想法抛到了一边。


真是可笑,太宰先生怎么可能会坑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狐之助呢。


至少,在被太宰治扔出去前它是这么想的。


太宰治看着满脸幸福的狐之助,不仅没有为马上要做的事而感到愧疚,甚至还恶趣味的笑了笑。接着,太宰治做出了一件震惊两狐的事。


“看你追的这么执着,就给你个奖励吧。”


“咦?咦咦咦!”


狐之助呆愣的在空中凌乱着,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被太宰先生扔出来了。


小狐丸看着从空中向自己飞来的狐之助,不由得放缓了脚步,但还是改变不了被砸脸的命运。最主要的是,狐之助还伸出了尖锐的钩爪,将小狐丸的脸抓的生疼。


眼前的光线被挡住,小狐丸只好被迫停下来,用力将狐之助从脸上扯下来,顺便又带出了几道深深的抓痕。


看着早已跑进楼里的太宰治,小狐丸眯了眯眼睛,低下头看着在他手里瑟瑟发抖的狐之助,不由得扬起了一副凶狠的笑容。


看着这样的小狐丸,狐之助不由得在心中默默哭泣。


太……太宰先生,救命QAQ。


————————————————————————————


狐狸何苦为难狐狸╮(╯_╰)╭


小狐丸:主人是我的!


狐之助:太宰先生是我的!


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的我今天依旧像一条咸鱼。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幽深的长廊,迷雾缭绕,将原本澄澈而明亮的月亮遮住了,不透进一丝月光。

真是名副其实的暗黑本丸啊。

太宰治看着走在前方小狐丸的背影,无所谓的笑了笑。

“塔塔塔……”鞋子发出的声音在这时显得极其突兀。

但身处现场唯二的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其中一个在用优美、愉快的调子哼着所谓的“自杀之歌”。而另一位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突然出现的审神者产生好感。

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狐之助苦只能苦哈哈的忍过来了。

————————————————————————————

五分钟后……

一人一狐一刀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金碧辉煌。

这是一座五层的高塔,墙壁用紫檀木制成,如果靠近了还会闻到淡淡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房顶用的是纯金,但这些还不是令人惊讶的地方。

房檐四周镶嵌了琉璃,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了五彩的光芒,好似驱散了周围的迷雾。

小狐丸看着这个明显与其他房屋不同的建筑,心里充满着狠。

这个看起来富丽堂皇的高塔中,有着太多他们害怕的东西,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

他们也曾想烧毁这座塔,却不料第三任审神者居然在其中设下了禁令,一旦有人试图破坏这座踏,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有许多刀剑便是在这里,碎刀了。

所以他们只能任由这个耻辱的高塔一直存在于本丸之中。

就在小狐丸伤感之时,一道声音径直闯入了他的心中,让他的伤感变得无影无踪。

“糟糕,真是太糟糕了……”

“这一定是蛞蝓变出来的幻象,只要我一进门就会在阴暗潮湿的角落与他相遇。”

太宰治想了想画面,胆寒了起来,面带嫌弃的抖了抖身子。

但狐之助和小狐丸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太宰治眼睛深处的愉悦。

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让他露出这样真实的表情。

小狐丸还不知道这是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只将它认为是对一件物品的占有欲。

既然这是他的审神者,那就应该为他服务,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但小狐丸不知道,在他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时,太宰治正冷漠的看着他。

明明眼中的温度可以冰封十里,嘴角的弧度却又是那么轻浮而迷人。

让人咒骂的同时又不由自主的深陷进去,无法自拔。

太宰治将视线收回。

“啊啊啊……无所谓啦。”

说着,太宰治摆出了一副英勇赴死的表情,毅然决然的抱着狐之助冲进住所。


————————————————————————————

今天依旧是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貌的我QAQ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幽深的长廊,迷雾缭绕,将原本澄澈而明亮的月亮遮住了,不透进一丝月光。

真是名副其实的暗黑本丸啊。

太宰治看着走在前方小狐丸的背影,无所谓的笑了笑。

“塔塔塔……”鞋子发出的声音在这时显得极其突兀。

但身处现场唯二的人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其中一个在用优美、愉快的调子哼着所谓的“自杀之歌”。而另一位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突然出现的审神者产生好感。

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狐之助苦只能苦哈哈的忍过来了。

————————————————————————————

五分钟后……

一人一狐一刀总算到达了目的地。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金碧辉煌。

这是一座五层的高塔,墙壁用紫檀木制成,如果靠近了还会闻到淡淡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房顶用的是纯金,但这些还不是令人惊讶的地方。

房檐四周镶嵌了琉璃,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了五彩的光芒,好似驱散了周围的迷雾。

小狐丸看着这个明显与其他房屋不同的建筑,心里充满着狠。

这个看起来富丽堂皇的高塔中,有着太多他们害怕的东西,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

他们也曾想烧毁这座塔,却不料第三任审神者居然在其中设下了禁令,一旦有人试图破坏这座踏,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有许多刀剑便是在这里,碎刀了。

所以他们只能任由这个耻辱的高塔一直存在于本丸之中。

就在小狐丸伤感之时,一道声音径直闯入了他的心中,让他的伤感变得无影无踪。

“糟糕,真是太糟糕了……”

“这一定是蛞蝓变出来的幻象,只要我一进门就会在阴暗潮湿的角落与他相遇。”

太宰治想了想画面,胆寒了起来,面带嫌弃的抖了抖身子。

但狐之助和小狐丸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太宰治眼睛深处的愉悦。

到底是什么人,可以让他露出这样真实的表情。

小狐丸还不知道这是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只将它认为是对一件物品的占有欲。

既然这是他的审神者,那就应该为他服务,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

但小狐丸不知道,在他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时,太宰治正冷漠的看着他。

明明眼中的温度可以冰封十里,嘴角的弧度却又是那么轻浮而迷人。

让人咒骂的同时又不由自主的深陷进去,无法自拔。

太宰治将视线收回。

“啊啊啊……无所谓啦。”

说着,太宰治摆出了一副英勇赴死的表情,毅然决然的抱着狐之助冲进住所。


————————————————————————————

今天依旧是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貌的我QAQ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太宰治看着三日月宗近的本体。

——真是跟织田作一样美丽却强大啊。

——但是,为什么最后会落得那样的下场呢。

——都是因为,都是因为他们……

太宰治不敢再想下去了,他怕自己会崩溃。

深陷回忆的太宰治清醒过来。

眼神不再空洞了,手也不自残性的握住刀锋了,但三日月宗近能感受到太宰治的希望正随着鲜血的“嘀嗒”声而缓缓流逝。

“嘛,你们可以带我去我的住处吗?”太宰治的双眼眯成月牙状,嘴角向上翘起,微微歪着头,摆出一副无辜、可爱的样子。


——但在场的大家都能看出这表情所蕴含的空虚。

“那么,就让小狐陪……”小狐丸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狐之助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太宰先生,请让在下陪您去吧。”

“呵,你以为小狐会去害审神者吗,真是杞人忧天。”

小狐丸原本不想反驳,但突然,他看见了审神者的脸,突然想到他的举动与声音,便鬼使神差的将自己埋在角落里的话语捡了起来,并付诸于行动。

——小,小狐才没有想要靠近这个可恶的人类呢。

——是……是三日月在他手上,没错,就是这样。

小狐丸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借口。

他知道这个借口有多么的拙劣,但只有这么做他的内心才没有负担。

“好了好了,狐之助不要闹了,过来。”

原本想想继续怼小狐丸的狐之助立刻转身,以极快的速度冲进太宰治怀里。

——啊,太宰先生的胸膛好暖和,太宰先生的身体好香。

——好想一直窝在太宰先生怀里啊。

狐之助迷恋的蹭了蹭太宰治的胸膛。

而疑似被吃豆腐的太宰却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把狐之助抱的紧一点,以防它掉下去。

“那么……就麻烦你了,狐狸先生。”

太宰治露出了一个礼貌却疏离的微笑,眉眼弯弯的像是非常好欺负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刚才或阴郁或嘲讽或搞笑的模样。这时的太宰治就好似一位贵族,对任何事都很温柔也很冷漠。

“好……好的。”

小狐丸措不及防的感受到了太宰治的温柔暴击。

这是他成为“人”一来,第一次感到温柔。

他没有体会过温柔,哪怕是第二任审神者那虚假的温柔,他也没曾拥有过。

从他降临到这个本丸开始,受到的就是审神者的嘲讽与侮辱,还有刀剑们的漠不关心,虽然这无法怪他们,因为他们当时也早已遍体鳞伤,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

所以这时,哪怕他知道太宰治的笑容中有着奇怪的情绪,也选择去无视,沦陷在虚假的温柔当中。

————————————————————————————

永远都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貌的我QAQ

这章写的有点少,但是我觉得断在这里是最合适的。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全场寂静。

“真是愚蠢啊……”太宰治的话将刀剑们的目光吸引过来。

“你们的第二个审神者应该很温柔吧,想知道她为什么走了吗。”虽然是个疑问句,但却没有任何征求别人意见的意思。

“因为啊,她在一次偶然的事件中知道你们早已暗堕,并且,告诉了时之政府。”

“所以,你们早就被抛弃了。”

被抛弃了……

太宰治的话宛如烙印般刻在刀剑们的心中,钻心的痛蔓延开来。

其实他们都清楚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但是如果身为暗堕者的他们再不存有一丝光明,就会变成怪物,一个不会思考的怪物。

这是刀剑们默认的事实。

但如今,这个事实被太宰治活生生的扒开,就好像心脏缺了一块,鲜血直流。

太宰治面无表情的将地上的太刀捡起来。

手中的太刀早经已满了泥土,如果是普通人,早就厌弃的把这曾经光鲜亮丽的太刀丢弃一边。

可太宰治没有这么做。

“哪怕暗堕了,你也是一把高贵的太刀,泥土不适合出现在你的身上。”太宰治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轻轻的去擦拭刀身。

太宰治的动作很温柔,神志依旧清晰的三日月宗近感觉身体暖呼呼的的,这是他自暗堕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温暖。

也许,也许这个审神者真的可以救赎我们……

“这样才对啊……”太宰治看着干净的太刀,笑了出来。

这个笑容没有讽刺张狂,也没有阴郁沉闷,它什么也没有,只有空洞一片。

太宰治将刀拔出一小截,锋利的刀刃发出比之前更耀眼的银光。

太宰治的笑容更加诡异了。

突然,他的手放上刀锋,用力一握,鲜血瞬间争先恐后的向外流着。

原本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太刀此时沾满了红色液体,但却不会使人感到恐怖,反而添了一丝妖艳。

这是刀剑们和狐之助的视角。

而被鲜血浸染的三日月宗近就不那么好受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三日月宗近现在的感受便是如此。

如果刚才在天堂,那么此时就在地狱,还最为痛苦的那一层。

在经历了太宰治的极致温暖后,本以为自身毅力极强的三日月宗近被淹没在所带来的情绪中。

迷茫、痛苦、无助、凄凉……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太宰治带来的温暖气息,也可能是别的原因,他不想让太宰治拥有这样的情绪。

他会心疼。

三日月宗近从来都不是一个违背自己内心的人,相反,身为一个老爷爷,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随着自己的心意来的。

所以,在发现太宰治的自残行为时,他立刻慌乱想要解开禁锢,去阻止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孩。

他试了一边又一边,可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三日月宗近已经急到冒冷汗了,他不能失去太宰治,现在的太宰治是他的光,也是唯一的温暖,他不想失去也不能失去这来之不易的东西。

————————————————————————————

永远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貌的我QAQ

已经开学的我,居然写完了假期作业,我真的太厉害了

【刀剑×文豪】
刀剑们×哒宰审                   ALL审

这是一篇关于哒宰感化黑暗本丸的众人,并同时被感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感化,反正哒宰不会孤独就对了٩( •̀㉨•́ )و get!

随缘更新

甜宠,有一点点虐,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让刀剑们心疼,但是一切的虐都是为了后面的宠

会OOC,一定会,并且有大量私设,谨慎阅读
————————————————————————————

几分钟后……

刀剑们总算清醒了过来,抬目望去,发现那个该死的人类居然在嘲讽的看着他们。

明明应该是一个招仇恨的表情,但在太宰治的身上却显得无比自然,好像这就是最真实的他。

刀剑们又默默在心底骂了一句该死。

太宰治见刀剑们死死的盯着自己,眼眶中还带着几条血丝 ,也不知是暗堕导致的还是气的。

“啊……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新任审神者,可以叫我太宰。”

太宰治一反之前或搞笑或嘲讽的姿态,他柔和下眉眼,礼貌更不失优雅的笑着,身上穿的风衣和马甲将他衬的像一位古欧洲的绅士,举手投足间都充满着高贵与优雅。

狐之助吃醋了。

太宰先生第一次见它的时候还凶它了呢,结果见到这群刀剑却这么和善,一点都不公平 !

狐之助死死的盯着刀剑们,似是想将他们盯出无数个洞。

当然,这个令普通人后背发凉的的眼神对于活了百年的刀剑们根本产生不了作用。

“抱歉,亲爱的阁下,我们并不需要所谓的审神者,请你立刻回到你该回的地方,不然……”领头的一位蓝衣付丧神开口了,礼貌有余,尊敬不足的语气成功让太宰治看向了他。

映入眼帘的是带有一弯新月的水蓝色眼睛,那新月本应闪烁着高贵的金,但此时却染上了鲜血般的红,使整个眼睛都暗淡下来。

太宰治露出了一个轻浮的笑容,眼神牢牢地盯着三日月宗近。

诡异的气氛在他们之间散漫开来,许多刀剑已经握上了自己的本体,只要太宰治一有动作,便可立即斩杀。

暗堕付丧神专有的杀气直冲云霄,将本就阴暗的本丸变得更加可怕。

狐之助吓得赶紧跑到太宰治身后缩了起来,似是有了底般,抬头看了看太宰治,发现它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也没有第一次见到它时那惊人的杀气。

太宰治没有任何变化。

“啧。”

太宰治一声嘲讽的音调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刀剑们纷纷看向他,一只只锋利且深邃的眼神令人畏惧。

但,也只限于普通人。

对于太宰治来说,这些眼神的威胁力几乎为零。

他微微低下头,稍长的头帘自然垂落,正好挡住了眼睛,嘴角的弧度被压平,双手插兜,缓慢的像刀剑们走去。

“我不会允许你伤害兼先生的 !”
“请……请不要过来,老虎们会吃了你的。”
“停下你的脚步,难道你想首落吗 !”
“………………”

三日月宗近虽没说话,但眼中的警告意味却极强,手中的太刀已经被稍稍拔出,发出冷然的银色光芒。

太宰治不为所动,依旧按照自己的节奏向前走着。

最终,太宰治想要穿过他们前往本丸内部,刀剑们自是不许的。

“阁下,为什么不听我这老爷子一声劝呢。”说着,锋利的太刀迅速拔出,像太宰治砍去。

亦步亦趋的跟着太宰治的狐之助正打算跳出去承受这一击,反正它只是个机器,哪怕被劈成两半也能完好如初。

本以为又要被送去时之政府的狐之助突然听到太宰治的声音。

“异能力,人间失格。”

就在这一瞬,被太宰治碰到刀尖的三日月宗近变回了本体。

————————————————————————————

今天依旧是写不出哒宰万分之一美丽的我QAQ

因为上一个星期去军训了,没有及时告诉小天使们真的非常非常的抱歉。

对不起 !

劳资军训回来啦!!!!!!